您的位置 - 首页 - 我的图书馆好书园地美文欣赏

   
 

蛤蜊河


蛤蜊河,她没大有名气,除了本地人,外乡人很少有人知道她。晴日,登上桂云蜂顶鸟瞰蛤蜊河,在阳光的照射下,银光闪烁,如一条弯弯曲曲的长蛇叠转迂迴,,出没于群山豁谷中。

  我认识蛤蜊河时间也不短。那是读中学时,每两、三周回家一次,舍不得花钱坐客车,走六十里地的山路,一路上几乎全是小跑。春季赶路,又渴又累,随手薅几棵酸浆,掐几根山葡萄梗塞到嘴里,即解渴又充饥。夏日,索性脱掉外衣,用裤带捆上,穿着裤衩跑,热了就钻进大河里沾一下,又继续跑。

  秋天,山货野果熟了,通红的山里红,墨紫的山葡萄,葱绿的软枣,从没心思采摘过,回到家里都披星戴月,只记得翻过马腰岭,出了樟胡沟,就进入蛤蜊河谷丘陵地带,爬过一岭又一岭,趟过一河又一河,那岭,不是一样的岭,河,却还是那条让我跋涉的河。

  我真正认识蛤蜊河,还是2000年之后,岭东岭西两个村在”对口帮”的扶持下,安装有线电视,有幸,走遍蛤蜊河两岸的沟沟岔岔,村村落落,才真正领略到大自然赋予这里的奇山秀水。

  蛤蜊河发源于辽南最高山步云山区,到碧流河水库入口处,约有百余里。她流出老黑山,汇集步云山区上百条潺潺溪水成大河,缓流碧波荡漾,急流浪花飞泻.缓缓急急,弯弯曲曲。

  葡东汀是蛤蜊河中游最大的汀,几十亩的水面,峰峦曡障的青山,林荫中古朴的屯落,映在汀中.下游哨子上一蹓几百斤的大石头铺就的五十多米长的石凳桥,一步一跨,不时的有人从上面跑过或者是匝匝扭扭地跨过,看走桥就知道是本地人和外地人。人家说蛤蜊河山水处处入画,亲临其境,这令人痴迷的风光一点也不假,2002,庄河电视台拍摄MTV《同一片蓝天》就采用了这里的一组镜头——夕阳下,几缕炊烟缓缓地从林荫中的小院子上面升起,一村姑,赤着脚,挽腿撸袖,端着一盆衣服来到石凳桥上洗刷,一群孩子光着屁股在大河中嘻戏,扬起的水花,不时地泛出一拱彩虹。有人说这里是垂钓的好地方,有人说这里是天然好浴场,也有人说,这里就是一座天然的大养鱼溏……只因这里偏僻,至今还没人揭开她的处女面纱。

  往下,就是我上中学时回家常走的那段路。河水,流到这里好象没了正行,撞了南山又绕北山,撞北山又反向南山。合乡后我才知道这里叫三道河,顾名思义,走这段路要趟三遍河才能走过。蛤蜊河在这里要绕了个之字拐的弯,弯多,撞到的砬子就多,砬子多了形成的汀就多,汀多水中的鱼就多.位于山头屯的鳌鳇窖子汀。因鳌鳇鱼多而得名,这个北方最珍贵的也是最凶猛的淡水鱼种,以捕食小鱼为主,现今卖价一公斤要百余元.公路从这个汀上面的悬崖上开一道口子翻过山,把山后的山衬水,水浮山的山川河套风光与山前林烟托悬崖,悬崖挂树影的崇山峻岭图联在一起,公路两侧,悬崖绝壁,崖下泉水叮咚,与黄鹂.腊子鸟对歌。一座独具匠心,用鹅卵石铺就的公路小桥隐绕于林荫中,为此奇山秀水添采增辉。就在这里,1971修公路挖出一支青铜短剑,送交文物部门,经大文学家郭沫若先生鉴定为战国时期赵国春平侯监制青铜剑,属于国家一级文物。蛤蜊河谷,深山老林,两千多年以前,这里人迹何在?战国的古物怎能流落于此呢?蛤蜊河历史渊源,卜朔迷离。

  在我孩提时就听老人说桂云花有一个传说,蛤蜊河边有一个地方,叫九缸十八锅,哪一朝皇帝在这里埋藏了九缸十八锅金银。当地有句民谣:“九缸十八锅,不在岭前坡就在岭后坡”。在碧流河水库建成之后,改建蛤蜊河大桥,在桥北东侧,还真的两次批量发现了几十斤战国时期的古窖藏刀币和布币。战国青铜剑的出土,春秋古钱币的发现,相互印证了蛤蜊河畔,自古以来就是被炎黄子孙看好的美丽地方。

  蛤蜊河,您不出名,只有那蛤蜊河上的水文站在日复一日地记载着您的情思。每年您都要把几亿立方米涓涓碧水送进碧流河水库,用甘甜乳汁孕育着中国的北方明珠——大连。

  蛤蜊河——流不去的青山,流不尽的甘泉,流不断的儿女痴情。


[日期: 2010年08月31日 ] [ 作者: 张明朗 ] 


上一篇: 幽幽谷

下一篇: